soraru是世界中心。
请友好交往。
会自行避雷

yyscp主食酒茨荒天
微博:Qinai千奈

【荒天】骰输点梗的糖

#骰输#
#ooc有#
#律师x医师#

群里骰子输了。本来罚写400字的点梗,结果放飞了自我还没什么质量。大家当作400字看吧。



-----------------------

“所以说本次案件我作为控诉者方律师,我认为......”

拖着行李箱,踏进家门的第一步,荒川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身子一软,迎面趴在站门口的大天狗身上,用下巴抵住他然后伸手搂住面前那人的腰。
真瘦,出差这一周是没好好吃饭吗。荒川这么想着,指尖不自觉的攀上蝴蝶骨在那儿隔着衣服轻轻打转,蹭的大天狗有些痒地扭了两下腰。
“怎么这么累,官司成了?”
“嗯。饿了。”
听到大天狗为他担心的这些话,荒川当然是兴喜的。因为自己这工作实在是休息时间固定不下来,时不时就要出远门,搞得好几天才能回来,自家爱人又是那种不是很会照顾自己的人,让人操了外面的心家里还不安稳。一度想着自己又不缺钱,辞了职在家里一心一意地陪爱人的荒川,也被大天狗否定很多次了。也是够纳闷的,当个好丈夫怎么这么难,比当律师打官司难多了。
“没饭,泡面要不要。”大天狗推开荒川,把他的围巾解下来挂到一边,那是去年圣诞节作为回礼送给他的,然后冷淡的回答了。就光泡面这俩字就气得荒川牙痒痒,硬是想起了自家爱人之前被胃疼折磨的在床上打滚的场景。
“不行。好歹是个医生,得照顾好自己。”荒川一把抓住大天狗的手腕,深紫色的眸子注视着他,“我去做,做你喜欢的。”
大天狗有些惊讶地瞪了瞪眼睛然后眨巴两下,遂又微微仰首给了荒川一个略带骄傲的笑容。
“好。那我勉为其难期待一下。”
荒川伸手把领带扯松了些,脱掉西服外套,开了暖气所以在家里只穿件衬衫也完全不冷,相比之下大天狗穿着一件驼色的高领毛衣站他旁边显得有些不协调了。
“你等会儿。”大天狗把荒川小辫子往后一扯,弄的荒川吃痛的赶紧捂了后脑勺一把抓住大天狗的手,大天狗就这么扯着荒川往厨房走,麻利的在桌子上抓了条围裙给荒川系上,从身前抱住,然后贴在荒川胸前手绕到身后,大天狗心细,打了个漂亮的结挺自豪的小说赞叹这人穿围裙的样子。
“别误会,白衬衣脏了很麻烦。我不会给你洗衣服的。”
荒川看着大天狗微红的耳根,笑了声。
“好好好听你的。”


“难得休息一天,我送你去医院吧。”一大早荒川刚揉了眼睛就看见大天狗已经在换衣服了,是说怎么抱着好好的人就这么不见了呢。
“你多睡会儿吧。”大天狗赶紧看了眼床头的闹钟,该死的昨晚弄太晚了今天快迟到了,满不耐烦的丢了句话赶紧做了简单的洗漱就准备出门。
“......那...一路顺风?”荒川有些呆滞的看着那人匆忙的背影,只能坐床上跟这背影挥挥手。


下午四点了,医院下班是很早的,按平常这时候大天狗应该已经打卡走人了,他不喜欢加班,主要原因是儿科太吵了。是的,他是个儿科医生,正儿八经的——儿科医生。鬼晓得怎么会分这个科室来。
“那个...大天狗医生?有人来找您了...”蝴蝶精迈着小步子跑过来巴在大天狗办公室的门口,然后又被别的护士喊走了。
“哦。”大天狗继续翘着二郎腿拿着指甲剪磨指甲,就听着脚步声都不抬头,“抱歉,下班了。”
“哦?丈夫来接你了都不欢迎一下?嗯?”
大天狗“啪”的把指甲剪赶紧拍在桌子上,尖锐的刀尖把食指指甲剪岔了个口子,满眼惊讶的看着荒川。
“我...我没告诉过你科室啊。”
“长着嘴巴是摆设?”
“啧。”大天狗觉得丢人丢到家了。自己哪像儿科医生了。
荒川勾唇一笑,走上前搬了个凳子坐在大天狗面前,把他的手牵起来拿着指甲剪继续专心的给他把没剪完的修整了一下。大天狗只是托腮等着他。

“喂,大天狗。”
“干嘛?”
“我想要个孩子。”
“......你仿佛在逗我。”
“我认真的。”
“啧...不行。没孩子。只有我。”
“好好好。只要你只爱你。”

评论(5)
热度(70)

© Qinai千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