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ru是世界中心。
请友好交往。
会自行避雷

yyscp主食酒茨荒天
微博:Qinai千奈

【荒天】Christmas

#社会精英荒川x酒吧打工高中生狗#
私设如山
ooc
赶工的甜饼可能不太好次对不起啦qwq


-------------------

1
黑色、紫色、蓝色...聚光球闪烁反光的色彩。
拐角的酒吧,那身着正经西装的男人是常客。不为了别的,只是去谋着那某个人。
“这里可不是你这年纪该待的地方。”
如同管教一般的言语,也没有以前第一次听那么刺耳。
“先生,这是我自己的事。”
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没什么好掺合的理由。荒川坐在吧台角落的位置,伸手接过金发酒保递过来的玻璃杯,指尖不慎滑过那人修长的手指,心中好像有什么被碰动了。
玻璃杯里褐红色的半透明液体,中间是一块完整的球形冰,圆润的露出小半在水面之上。玻璃杯被酒保认真擦拭过的,没有一点儿杂质覆在上面,反射出酒吧里的灯光,还能看见某个棱角映出的那个吧台中少年青涩未退的身影。
与酒吧里众多打工的人不同,金发少年有着一副俊俏容颜可以招揽不少客人,却没做出过任何出格之举,也没有半点酒精的气息。即使整日泡在被酒精熏陶的环境,身周却还有种淡雅茶香。
荒川手托着精致的面容,侧头注视着那反映出的身影,时而转换玻璃杯的方向,另一个角度的他,也同样诱人。荒川勾唇。

为什么,他有种特殊的魔力,让自己挪不开视线?荒川不解。这种感觉,就仿佛那曾经自己几经困难戒掉的烟瘾。却又更加的难以控制。
有荒谬的想法,在荒川心中潜滋暗长。荒川认为自己病了,病得不清。他抬起手捻了眉心,指腹冰凉的触感传到眉心,却不见清醒的神色,只是垂下眸子。
“先生今天怎么了?工作太累了?”金发的酒保在桌上放了杯深褐色的饮品,用指尖沿着桌边推向荒川。
荒川抬眼,他看见那声音的来源对着自己浅笑,尾音轻佻,带着一丝挑衅,却不惹人生厌。荒川轻哼一声,拿起了那杯喝下一口。不是酒,是一种植物汁液的味道,不涩口,有种品完回香的感觉。酒保注意到本表情不多的荒川惊讶的眼神,笑着将手上的茶叶盒对着他晃了晃。
“哈...可能吧。”

茶香缠绵着被酒精浸刷过的咽喉,是种别有的滋味。
这种新鲜感觉,也不赖。


2
不知不觉的,荒川好像习惯上了这种每次工作完都往酒吧跑的生活。每次都会坐在那个角落,跟那个打工的金发酒保聊上几句。
荒川并不喜欢做那些不光明磊落的事,至于用自己的人脉资源,还不如就直接逮着机会当面问了酒保的名字。
“大天狗”,他的名字。荒川坐在吧台前,手指弓起轻快的轮换着在大理石的桌面上敲出节奏,应和着身后舞台上穿着性感的女人舞动的音乐。
“先生,您这行头,可并不像经常泡在我们这种酒吧里的人。”大天狗整理了工作服的马甲,将松了些的领带推上去紧了紧。
“哦?是吗?”荒川伸手挡住了正凑近自己身侧的素不相识的女人示意她距离太近,“我来这儿也是有我的目的的。”
荒川没有回过头,也没正眼看过那女人一眼,只是感到肩膀处有柔软的触感,伴随着化妆品浓郁的化学香精气息,令人作呕。大天狗见着这情节也怪尴尬的,不过可以确认的是木头脸倒还真的不近女色,莫名有了些...安心?怀揣着奇怪的想法,大天狗赶紧倒了杯凉水递给女人,女人接过了水瘪瘪嘴,丢了句“无聊”甩手就走了。
大天狗打工的这家酒吧不算正经,正因为这样未成年的他才能混进来,生活上也的确有些说不出的苦处,要不他绝对不会出来拼死拼活的还待在这地方,他本人是不喜欢酒味的。
“怎么?对我的目的好奇吗?”荒川看他那认真的眼神,眯起了眸子盯着他的眼睛。这双眼睛真是好看彻底,真想占为己有。
大天狗虽然不想承认,还是幅度不大的点了头。
“等下你就到换班的时间了吧。下班了换个位置我告诉你。”
出于那还仍是稚气的好奇心,也想着这人自己这么多天也熟悉了,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就答应了。

“所以,你的目的是什么?”换下工作服的大天狗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微微昂首,高傲自大,正符合了这意气风发的年纪。他个子在男生中不算高,可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身材单看上去真还察觉不出来。
荒川也是第一次见人敢这么看着自己,也就认为是年轻人的不成熟吧不在意了。
“我会告诉你,但也有条件。”
“嗯?”
“今天平安夜。陪我逛逛。”
这条件,也亏他说的出来!大天狗脸上表情呆滞的看着人,他深知荒川这人心里算盘打得好,在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就被这男人带坑里去了。得,认了!
“...行...但是之后你得告诉我。”
“好。”


3
大天狗跟着荒川走在街上,一前一后。荒川的身材比例绝对是男性中最好的那一类,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身高更是男性们梦寐以求的。大天狗看着自己和荒川那几厘米的厚厚屏障,不服气的轻哼了声。
平安夜,街上的人肯定是少不了。两个人就这么在人群中穿梭,人挤人的感觉让大天狗呼吸都有些困难,当然这对于高处的荒川感受倒是不深。这么想着大天狗更气了。
一肚子气的大天狗疾步挤过人群把荒川的袖子一扯,瞪了眼他:“喂...你没耍我吧?”吵杂的人群显得他声音格外的小,可荒川看那不信任的小表情就读懂了他的意思,回了他一个微笑,食指抵着下唇。
“秘密。”
啧...这家伙...
荒川反手抓住了大天狗的手腕,向下滑去握住他的手。大天狗这人好像平常就没什么温度,怪不得表情上也是冷冰冰的。荒川干脆用力将大天狗整个人向前扯过来,把他的手连同自己的一起塞进荷包,悄悄的在里面扣紧了十指。
一下子没站稳的大天狗向前扑腾了几步,一下子站在荒川身边特别的不习惯。手心传来的温暖,蔓延到全身,攀上耳根,熏得有些微红,闭嘴什么也没说了。荒川侧过头看着身边这人的耳根出神,就跟刚出生的小奶犬似的惹人喜爱。

啊...怎么办,真想把他占为己有。


4
渐渐的,两人晃悠到了街心,硕大的圣诞树竖立在那,上面还挂满了彩灯还有捆着的一些纸条。
荒川对着圣诞树顶端浅笑了一声,上一次这么看着圣诞树是什么时候呢?好像一直都是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和文件发呆吧。算了,都是小孩子们和那些不成熟的人们相信的东西。荒川耸肩,无奈的垂了眸。一瞬,他好像看到身边大天狗表情微妙的变化,眼睛直勾勾盯着圣诞树,那深蓝瞳孔里反出的光不是酒吧里那聚光球里的单调重复的颜色。本没什么太多面部表情的大天狗能露出这种兴喜神色,荒川不禁感到吃惊。那表情像是渴望得到糖果的孩子。
原来你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吗。荒川这样想着。
“你...很喜欢圣诞节?”
听到荒川的声音,大天狗赶紧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咳嗽了一声,被看到失态的模样也是难为情,自己还是有感情的,难免还是脸红了。
“不,一般吧。”
说谎一向不是大天狗擅长的科目,眼神飘忽不定的一下子就被戳穿了。荒川心里知道还是给这自尊心极强的小家伙留个面子,只好敷衍的随便回了句“好吧”。
大天狗喜静,很少扎在人群里。在酒吧打工的时候他也是一直待在角落擦酒杯,偶尔送次酒罢了。荒川一样,繁闹的地方好像永远与自己无缘。某种地方也真是意外的相似呢。
大天狗低下头,向另一只手上哈了口气。除了被荒川握住的那只手,其他地方都是冰冷的,鼻尖也被冻的发红。
“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哦...”
大天狗看着荒川抽出手,本是温暖的那只手又被寒冷侵占,盯着手心精神有些恍惚了。

那家伙的手还蛮暖和的嘛...诶...?我在想什么啊...!


5
平安夜虽然人多,也没看暖和半点,寒风还是一直从大天狗敞开的领子里灌进去,被凉气刺激的浑身一颤。
荒川消失了近二十分钟,大天狗还是站在圣诞树边上一动不动的等着。回想也是觉得自己蠢,为什么偏要等着他啊,要是他把自己丢在这儿了怎么办啊。大天狗搞不懂自己今天到底在想什么,好奇心害死猫,怎么连自己也给害了?
别说哈气了,大天狗现在觉得自己的气息都是冰冷的,身体僵硬的不能动弹。周围的情侣一对一对的手挽手凑在一块儿看上去真热乎,大天狗瞟了一眼也就不往心里去了。
“真是...把我一个人丢这儿就不见了?见到了一定要打他一拳。”

突然,大天狗感觉身后有人撞了自己一下,紧接着柔软的触感缠上自己的脖子,绕了两圈。
“平安夜快乐。”
大天狗不解的看着围巾的一角,条纹配色的,全是素色拼接颇有那男人的审美。荒川揉了揉大天狗的金发,重新把他的手牵起来塞进荷包里。
“诶...?你刚才去这么久是...”
“嗯,买礼物。”
“姑且,谢谢...”

接下来的一切,大天狗都是在铺天盖地的眩晕感中度过的。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住了嘴。有什么在咬自己的下唇,舌尖抵开齿缝在自己口腔中游走。面前属于自己的空气被残忍的掠夺,导致自己不得不向面前这人那儿去求去一点点氧气,像是抓住了救命的那根稻草。缺氧感席卷而来,伴随的目眩,突然觉得荒川看自己的眼神更加迷情了,向要把自己整个吞掉一般贪婪地吻着,手擒着自己的后颈将这个吻加深,唇齿纠缠。

先结束的是荒川,因为大天狗那憋气时漏出的如幼犬细喘的声音太撩情了,成人的理智还是让他控制住了。
大天狗头脑发胀,晕晕乎乎的半睁着眼睛看荒川,荒川只是笑笑,又揉了揉大天狗的头发,捧着他的脸。
“你不是要知道我的目的吗?”荒川如视珍宝的看着大天狗的眼睛,清澈的眸子好像可以映出自己,“是你。我想得到你。”
这话听的大天狗突然脸色红润了不少,在酒吧打工被很多女人挑逗过也被男人表过白,可是都很从容淡定的拒绝了。但是现在,面对着荒川,大天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声带不受控制的发出了禁止的命令。
“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今天开始,跟我在一起吧。”
言简意赅。
喜欢这个词的含义太奇怪了,大天狗从来没有琢磨过。只是从荒川刚见到开始就知道荒川队他是特殊待遇,别人得不到的温柔,这个男人都会给予自己。本来在很久以前就能发现这个感情吧...
“你想拒绝我?”戏虐的口气,看穿一切似的,“不太可能吧。要不然你怎么刚才我吻你的时候不拒绝我?还是说...你也喜欢我?嗯?”
......
大概...是喜欢上了。

大天狗看着荒川那眼睛也出了神,脑海里飘过第一次见到荒川时的场景,那个疲劳不堪的男人找了最角落的位置一个人喝着闷酒,身边的那个...好像是下属吧,一直让男人少喝点儿,像是生意上有什么不顺心的事要不也不会这么颓废,那男人的眼睛是浑浊的,并不招惹人喜欢的样子。可就是这么一个男人,那天喝的烂醉,趴在吧台的角落。大天狗把他好不容易拖到休息区的沙发那儿躺着,荒川酒品不差,醉了只是晕乎,想睡觉,就干脆一转身把大天狗搂怀里就躺沙发上睡了。现在想起来也是不可理喻。
大概那个时候开始...那个金发的酒保就已经对那个身着西服的男人产生了越矩的感情吧。

“吵...吵死了!”
大天狗猛的转身,把脸的大半埋在围巾里,手在荒川荷包里攥紧了些。荒川察觉到这个细微的动作,勾唇。
“这个真是最好的礼物了呢...”
他轻语。


6
“今天工作完了?”
“这里可不是未成年人待的地方。”
“呵。”
“还是上次喝的那种,来一杯。”
“抱歉,今天心情不好,只有茶。还要什么点心吗?”

“那...请来一份大天狗。”



Marry Christmas。

--------------
End
--------------

评论(19)
热度(131)

© Qinai千奈 | Powered by LOFTER